对张小龙7个思考的思考-岳恒说

 

2020年的微信公开课,张小龙故意没来。

虽然这几年说的不少话都被打脸了,但还是通过视频的方式给我们带来了微信未来的思考。

面对字节跳动从C端和阿里巴巴从B端的双面夹击,微信不得不通过密集发布的企业微信3.0、微信7.0的多个小版本来对抗。

兵临城下,危机四伏。看今天张小龙是如何思考微信的呢?

答案是:“信息的宽广度和质量,一直是微信要解决的问题。” 并从隐私的出让,信息获取的被动,社会关系的扩大和复杂,信息传播的快速,信息选择的困难、信息的多样性,搜索的困难共7个方面进行了解释。

 

一、隐私的出让

从历史来看,科技越发达,个人隐私会越少。人们在获取便利性的同时,其实也在不知不觉地一点一点把自己的隐私范围缩小。

比如精准广告和用户隐私其实是有矛盾的。作为平台,因为我们有大量的数据,什么该用,什么不该用,其实是我们一直思考的问题。我们在这里也倡导同行一起重视这个问题。

随着互联网的演进,隐私问题从不重视到重视用了二十年。自2018年欧盟出台了非常严格的关于隐私数据的《通用数据保护条例》(General 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简称GDPR),标志着对“隐私的出让”有了具体的规则。

现有的精准匹配是需要把用户数据脱敏后,通过设备号来进行识别推送,但仍有很多企业并没有这样做。平台所积累的用户数据如何合法的使用确实也越来越值得重视起来了。

微信一直以来在用户隐私上表现的非常克制,但随着商业化的进行、企业微信的开放,如何平衡将是一个非常棘手的哲学课题。

 

二、信息获取的被动

事实上,很多人并不愿意主动去获取信息,而是更倾向于被动获取。记得好几年前,我说过一句话,“推送改变世界,因为用户更懒了”。包括微信,也是基于推送的。你收到的每一条消息,都被你把优先级排得比你要真正要获取的信息的优先级要更高一些。

那么,推送什么信息,决定了用户会看什么信息,决定了他在一个什么样的世界里。这是一个我们要经常思考的问题,也是我们在努力的方向。

 

这几年,今日头条的算法分发模式大放异彩之后,对于“信息茧房”的探讨也越来越多。归根结底,用户对于信息的获取大多都是被动的。在用户无法广泛的接触到信息的时候,是不存在自我筛选机制的,而只能够在算法的推荐下的内容进行筛选获取。

微信推出的“朋友在看”在一定程度上打破了“信息茧房”的桎梏,因为通过微信好友来帮助你过滤出来优质的、而且是不同领域和不同行业的信息,来扩大用户对优质内容的获取。

到底是头条系的算法推荐靠谱,还是微信的朋友圈推荐靠谱?这又是一个哲学层面的问题需要微信解决。

 

三、社会关系的扩大和复杂

人是社会关系的总和。而如今,社会关系越来越多地体现在微信好友,群,朋友圈的互动里面。比如,中学、大学同学,因群而活跃起来。

过去,学术上有个词,叫邓巴数,是说一个人最多有150个好友。但在微信里,显然它被打破了。人们对于好友的维系能力,和移动互联网之前的年代相比,突然增大了很多。

之前我们限定一个人最多5000个好友,现在有将近一百万人已经接近5000好友。虽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好友,但也促使我们要扩大好友数目了。

 

在互联网出现之前,邓巴说一个人能够最多维护150个好友,在微信的年代,显然已经打破了这个数字。记得某个胖子还拿这个数据说过事,估计今天开始也要打脸了。

从新版开始,微信好友已经可以突破了5000大关,虽然不能开放朋友圈等权限,但是只聊天是没有任何问题的。而且微信也认识到,虽然这5000个“好友”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好友”,也使得微信开放了5000好友上限。

别说5000人,就是1000人,一个人都很难维护的过来。也使得我们从开始的熟人关系逐渐扩展到了“点赞之交”。对于如何平衡“亲朋好友”与“点赞之交”的关系,是微信面临的第三大哲学问题。

 

四、 信息传播的快速

一方面,是信息比之前更快速地传播,可能一个瞬间,一个事件就可以迅速在很多个群里面,迅速的几何级数的传播。

另一方面,有一句话叫“谣言传千里”,耸人听闻的内容,可能能获得更大的传播机会。这是人性使然。

 

自古以来都是“造谣一张嘴,辟谣跑断腿”的情况,互联网的发展了二十多年,不仅谣言没有被技术所遏制,却让谣言茁壮成长了很多。

相信不少人都看到过父母转发的各种谣言:XXX不能吃、XXX很危险、XXX要远离...各种五花八门的谣言,但是除了举报却对此没有任何办法。(举报是事后处理,无法第一时间封杀谣言以及消除谣言造成的负面影响)

微信目前对于此类内容的控制看的出来做的很多,但是还远远不够,如何从源头上防止谣言,是技术与哲学共同的难题,也是微信自己也需要思考的第四个问题。

 

五、 信息选择的困难

看似我们面对海量信息可以自由选择哪一些看、哪一些不看,但事实上,我们不可能有时间去一一筛选,导致我们看到的总是局部。

包括公众号,看似可以随便关注,但是你的选择其实是有限空间的。我们在看一看里实验了社交推荐,看起来效果还不错。它是一种通过好友之间的互相推荐来扩大人的选择范围。

 

现在每天产生了无数的信息,一个人是不可能都接触到的,那么对于信息的推荐/分发问题,不仅会有第二条说的被动获取问题,还有就是筛选。这个与第二条我们所说的是一个问题。

 

六、 信息的多样性

虽然头部大号会有最大的浏览量,但是在一个人人皆可创作的年代,我们希望长尾的小号都有自己的生存空间。

我们很重视人人都可创造的内容。朋友圈之所以默认是发照片视频的,是因为当时我有一个认知,对于十亿人来说,让每个人发文字是不容易的,但是,发照片是每个人都可以做到的。

所以,相对公众号而言,我们缺少了一个人人可以创作的载体。因为不能要求每个人都能天天写文章。

所以,就像之前在公开课所说的一样,微信的短内容一直是我们要发力的方向,顺利的话可能近期也会和大家见面。毕竟,表达是每个人天然的需求。所以这里,也是作为一个对新版本的小预告吧。

 

微信公众号的图文模式,到现在六七年的时间,可以说是非常成熟的媒体模式。但是面对抖音、快手短视频的内容的崛起,可以说又成为了一个巨头没能够防住的阵地。

微信对短内容的反思,今年也许我们能够看到,从朋友圈图片、15秒视频之后的又一个创新点。我们可以预测一下,可以丰富完善订阅号助手APP,形成一个在移动端进行短内容创作的一个入口,将是微信反击的一大看点。

但不得不说,图文才是深度内容最好的展示载体,而短视频成为了娱乐内容最好的展示载体。微信即将在短内容上的发力,能否突破出抖音的包围圈?还未可知。

 

七、 搜索的困难

与web互联网相比,移动互联网的各个app更加割裂,信息难以打通、搜索。我们做小程序,就有一个梦想,希望搜索能进入到每一个小程序的内部,这样海量的小程序可以支撑起各种长尾的搜索需求。

 

微信试图建立一整套的搜索引擎,这直接攻到了百度的阵地上去。虽然目前还没有将爬虫深入到小程序内部,但是微信已经试图这样做了。

搜索这个动作,一向是用户主动操作,如果真的能够实现将搜索爬虫深入到小程序内部的内容,那么在移动互联网的搜索领域,百度很有可能完败。

技术能否实现,能否顺利推广下去,通过搜索整合越来越割裂的各种app里的内容,是接下来非常值得我们关注的。

 

写在最后

2020年,微信主动求变。

张小龙已经从内容的获取、传播、选择、多样性、搜索整合等全链条都进行了系统性的思考。

虽然目前还有不少需要解决的难题,但是有了方向,就不怕困难。

2020,让我们期待一个更加伟大的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