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之间差别最大的是认知,而本嫩关于情感则差别不大。在处理情感领域的事务时,如宗教、政治、道德、爱恨等问题上,即使最优秀的人也不一定比普通大众强,而智力因素差距很大,但性格上他们之间差距非常小,甚至是一样的。 ----《乌合之众 勒庞》

断断续续,忙碌的6月,这本《乌合之众》,开启了另一面看待群体的特征,作者书中没有科学数据支撑的观点被一一印证。不得不说,大众心理学确实有其准确验证的一方面。 在这本书,对群体的批判可谓是酣畅淋漓。勒庞将群体形容成一群没有思维、特别容易被煽动,让人想起发生的一起起群体性事件:砸日系车,砸日本店,文化大革命……从鸟叔的骑马舞,再到红遍全国的小苹果,再想想中国式过马路……这一桩桩一件件的事实,都在证明着我们处于群体中的时候,是多么的“身不由已”。群体的确是挺可恨的,不独立思考,随大流,减少罪恶感,分担负面情绪,这一切都造就了群体的愚蠢和可悲!然而,群体可恨,但群体中的个体也是可怜的,这一群寻求安全感、归属感和认同感的人,加入这样那样的组织,压抑自己的本性,装出一副能融于社会的样子,来逃避对本身孤独的可怕。

我们是乌合之众?-岳恒说

个人一旦进入群体后,他的个性便湮没了,群体的思想占据统治地位;而群体的行为表现为无异议,情绪化和低智商化。 群体的智力总是低于孤立的个人,但从感情及其激起的行为这个角度看,群体可以比个人表现代化更好或更差,这全看环境如何,一切取决于与群体所接受的暗示具有什么性质。群体的智商低于个人,但并不意味着群体不能做的比个人更好。 我更认同的说法是:没有相同的社会地位、宗教信仰等各色人等聚集之众。当人们聚集到一起变成“群众”的时候,智商一般都比独自一人时要低,所以容易激动,易被怂恿,易变。

我也并不像讨论群体的智商到底是比个人高还是比个人低,因为这并不是一个确定性的结论,影响结果的因素很复杂。但我从中看到了从小爸爸妈妈老师们教育我们要“合群”,什么是合群?无非就是得到我们这个组织群体的认同而已,智商高抑或智商低的异类是无法被群体所包容的。因为我们不需要聪明,不需要承担,不需要思考,只需要简单粗暴的跟随,表现出你的狂热,就能收获认同,就能收获群体中其他个体甚至是领导的赏识。因为从社会心理学角度人都有一种「被孤立的恐惧」,所以很多极端性事件的发生无非是想得到某个群体的认同感而已。

我们是乌合之众?-岳恒说
观点没有对与错的区分,只在于是否适合于自己。虽然我不能放纵自己在群体中趋于盲目从众,但也不能自以为是封闭起来,而是接触更高的群体来去俯视现在的群体。我们生长于这个社会,不能避免的要与群体建立联系,但同时我们也要保留自我,学会享受孤独的时间。

不得不承认,我们大多数人其实都是“乌合之众”,但当我们意识到这一点时,也就不一样了。